Blog Archives

總算搞好

折騰了一天的vps,重裝了無數次各種Distrubution的linux後,我這隻小菜鳥終於還是在這個vps上把LAMP環境搭建了起來,並且把blog貼了過來。當然,作爲一篇雜記,安裝過程什麼的就不在這個半夜post中贅述了。當然Mr.柳應該會在最近貼一篇安裝心得,分享一下安裝的過程吧。菜鳥不敢說什麼經驗,只是希望可以給搭建lamp的同好們一點點參考。哈哈!
既然這是一篇雜記,自然就是閒談的。李大眼在《李可樂抗拆記》的開篇語中如是說:“自從得了神經病,我就精神多了。”當然於我來說就是晚上精神反而比白天更好,更可以面對自己的內心,而不用顧忌太多。
最近,身邊的朋友們猛料太多,感覺被炸的透不過氣來。也許自己心中的那份思念卻又時時縈繞在我腦中,久久不能離去。想像一個牧師一樣,虔誠的爲每個人祈禱,祝願都可以過的更加美好,又想像一個外科醫生一樣,把自己的回憶割裂,做成標本,放在一旁,可以觀賞,卻又無法再影響自己一分一毫。記得曾經說過Time cures all,但是Time 卻是個parameter,可長可短,可大可小。我承認我是dt了,但是寫出來總比燜着好吧。
還有拿一堆堆的書要看,我得加油啦,祝願各位朋友們一切順利,爲更好的明天奮鬥吧。
好了,有一點睡意了,前面寫得凌亂了些,手機碼字不容易啊。各位看官,見諒,哈哈!晚安!

照片是中東,真的蠻漂亮的。Posted, Photoed and edited all by iPhone 3Gs

3rd. March 2011

Advertisements